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红星农场知青博客

有一段历史,虽已远去,却能隽永······

 
 
 

日志

 
 
关于我

当年风华正茂的红星人,几十年后再相聚时已是两鬓斑白,当我们共同见证、感怀用青春谱写的农场围垦和知青岁月的历史时,无不热泪盈眶,感慨万千!尽管在历史的长河里,这只是跳跃而过的一朵浪花,但永远闪烁的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理想光辉。这一段难以忘怀的艰苦岁月,是千呼万唤回不来,却将千秋万代往下传的金子般的年华。为此,我们每个人将刻骨铭心,永世难忘。 红星农场尽管已经合并,不再单独建制,但红星的土地还在,我们的这份感情还在,我们的心将永系红星,红星人艰苦奋斗、百折不挠的精神与江河共存,与日月同辉。

小四眼讲故事《记忆远去的年代11、13、14》  

2012-01-12 14:54:24|  分类: 红星十八连的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远去的农场岁月之十一——“新五组”》
        1969年8月6日我回上海休假,等到我8月21日回来,连队已经“换了人间”。我们搬进了新瓦房!队里还对班组进行了调整,人员重新划分。大田班由八个班组缩编成六个班组,每个班人员增加,田也增加。我们3月21日到队后不久,十八连改善职工生活设施的基建工作就全面展开了:先是在水桥头上来不远处建了老虎灶,几乎与此同时在我们住的草房西面50米处盖了一排女寝室、一排男寝室(女寝室在前,男寝室在后)。等到后来女寝室前面又盖的一排寝室和男寝室后面的食堂建成,十八连职工生活区的格局基本形成:最东面是三排草房,草房西面是机耕路(向南一直延伸到畜牧场,我们出工基本走这条路),机耕路过去一片开阔地(后来在上面建了篮球场),再过去是道路、排水沟,最后是三排瓦房。新的班组划分,我被分到了五组。五组的组长是顾文元,副组长鲁士元,新设学习组长:屠丽华。组员有冯梦鼎、孟勇敏、邱金黄、白文华、高兴华、童国海、王跃华、左启云、唐余龙、邱惠恩、周芬妹、胡德珍、侯宝娣、薛宗芳、沈丽妹、卢金妹等。虽然遥远,有些事还是记得的。白文华从小是有志向的,那时已经看得出。当时他和孟勇敏、王跃华等三人很好,吃饭、出工、场休日外出,几乎影形不离。有件事现在想起来还要笑:下乡日子久了,大多数人都晒得黑不溜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那时我们处于青春懵懂、爱情萌动年龄。不知谁,从上海搞来了洗脸粉,收工回来,他们四人忙着擦啊、洗啊,不亦乐乎。果然,是白了好多!但是这种白,白得极不自然,就像抹了一层白粉。不管,自我感觉良好,没事找茬满队跑,招摇过市。哈哈!“天上掉下个小白脸”。当然,也有美丽的感人故事,然而,为亡者讳,恕我不能一一道来。

《记忆远去的农场岁月之十三——热水瓶》
        初到农场,热水瓶人手一个。自从接到红星农场那张粉红色的通知,父母就着手为我们准备到崇明的生活用品:箱子、帐子、被子、毯子、面盆、杯子、饭碗、热水瓶······一样一样精心挑选。可怜天下父母心!俗话说:当家才知柴米贵,养儿方知报父母恩。如今,我们不仅做了父母,好多人还有了孙辈。我们对尚健在的父母亲可要加倍报恩哪!农场住集体宿舍的生活,热水瓶很重要。一开始,大家对热水瓶管理得很好,每天有人去泡水,泡好回来就放在床与床之间空挡里,下面还垫好砖头,偶尔打碎了,马上去配好。到后来,劳动强度渐大、开销增加、经济吃紧,碎了就不配了。再到后来,互相熟了,寝室之间拿来拿去,嘴巴干,怎么办呢?再说,那时热水瓶面孔都差不多,都是浅蓝色或黑色的搪瓷外壳,人家拿了不还你也没办法。干脆!碎了大家都不再配了。于是,男寝室的热水瓶越来越少。即使有的,也是“珍藏”,严加看管。有几个会木工手艺的,利用那时连队的基建,搜集木料做个箱架,做一栓门,热水瓶摆进去,一锁,哈哈!天下无忧。但会木工手艺的人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只能因“渴”兴叹。实在渴了,喝冷水(明矾水),或到小家户去“化缘”。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我们只能培养自己的“耐渴”能力(女同胞没有此问题,她们甚至不是一人一只热水瓶,而是二至三只。)。记得那时食堂早餐稀饭罕见,我基本上是四两饭,一块酱瓜,从来不喝开水。直到现在,我还是这个习惯,每天早饭吃饭。有时候外出旅游、开会,宾馆的自助早餐品种繁多,我的首选—饭。经常会有同事、朋友惊诧地问我“你这么干的饭,吃得下去的啊?”我总是略带自豪地回答:“吃得下去,这是我在崇明农场养成的习惯。”

《记忆远去的农场岁月之十四——发生在食堂故事》
        十八连刚成立的时候,食堂在草房里。十八连主要就是三排草房:最南面男寝室,当中女寝室,最北面一排是食堂。最初的“饭乌具”是袁德昌、曹玉春、严俊、陈永良、戴英杰,还有一个绰号“小白羊”的,刘永伟有时也去帮忙。食堂包括厨房、会堂(“礼堂”)。会堂有两个出口,南面一个就是我们买饭经常进出的,北面一个有一条小路通水桥头,会堂里没有凳子,一般我们买好饭端到寝室去吃,而开会时则要自己带凳子,女同胞都有“小矮凳”,往边上一摆,一坐。食堂的小菜品种不多,主要有黄芽菜、菜丝肉丝、红烧肉。红烧肉不大不小、不肥不瘦五六块,味道实在太好,是农场职工永远的最爱。话说有一天的晚上,连队在会堂里召开大会,外面下起了雷阵雨,沈雪侯站在会场中央领着大家喊口号。突然,一个雷下来,会场里的电灯暗了足有数秒钟,电灯泡被打得大幅晃动。而沈雪侯当时就站在灯下面,喊的时候手还要举起来,成为现场的最高点,他充当了“避雷针”角色。只见他哆嗦着身体晃了一下,面色发白···悻悻然,口号不喊了。还有一件事,是发生在我们刚到连队没几天的一天傍晚,我在寝室饭吃好,往碗里倒了些许开水漱口。不知怎的又端着饭碗碗来到食堂(可能想再买一客红烧肉),结果想买的东西没买到,我就走到北面那个门,将碗里的剩水朝门外的排水沟里用力一泼···不偏不倚,正好泼在走过来的陆若明身上,当时她是和赵以芳、庄亚男、朱丹凤在水桥头刚洗完衣服经过。我极其尴尬,连连称“对不起!”。陆若明是很大度的,但我心里仍有些忐忑,所以,回寝室我还悄悄地从后窗口向女生宿舍看,我看到:陆若明已把身上的外衣换下,正在埋头洗···悠悠岁月,岁月悠悠,四十二年过去,我深深地再道一声:“陆若明,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红星农场十八连 孙龙兴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