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红星农场知青博客

有一段历史,虽已远去,却能隽永······

 
 
 

日志

 
 
关于我

当年风华正茂的红星人,几十年后再相聚时已是两鬓斑白,当我们共同见证、感怀用青春谱写的农场围垦和知青岁月的历史时,无不热泪盈眶,感慨万千!尽管在历史的长河里,这只是跳跃而过的一朵浪花,但永远闪烁的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理想光辉。这一段难以忘怀的艰苦岁月,是千呼万唤回不来,却将千秋万代往下传的金子般的年华。为此,我们每个人将刻骨铭心,永世难忘。 红星农场尽管已经合并,不再单独建制,但红星的土地还在,我们的这份感情还在,我们的心将永系红星,红星人艰苦奋斗、百折不挠的精神与江河共存,与日月同辉。

网易考拉推荐

小四眼讲故事《记忆远去的农场岁月之21、22、23》  

2012-02-20 21:55:48|  分类: 红星十八连的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远去的农场岁月之二十一——回上海休假路上的一些感受》
        每一次回上海休假,大家的心情都会非常愉悦,阳光灿烂,归心似箭!那时,南门港到上海的船不多,一般上午10点钟一班,下午1点钟一班,4点钟一班。在候船室等候的时候,有时会走进来几个戴着袖章的检查人员,他们专找女同胞下手。那些倒霉的女同胞涨红了脸、战战兢兢,就像任人宰割的小绵羊,把辛辛苦苦用粮票换来的芝麻啊、黄豆啊、花生啊一包一包拿出来·····这叫人忿忿不平,我们知青是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贫下中农把芝麻、黄豆、花生换给我们,这是公开的秘密。而相关部门治标不治本,专门在码头上守候伏击,把东西搜去,这不是设圈套坑人嘛?在崇明乘公交车、侯船、乘船,节奏都很慢,急人!等到了吴淞坐上51路公交车,感觉顿时豁然开朗:车站调度到位,空车一辆接着一辆,人上满就开,车子在逸仙路上开得飞快······特别是车子沿东江湾路向南到同心路转到宝山路那个湾,51路驾驶员个个转得漂亮(这样的公交驾驶员现在也不多见了),爽!上海就是上海!城乡差距就是这么大。
         红星农场十八连  孙龙兴

《记忆远去的农场岁月之二十二——“八天八夜”》
        “八天八夜”发生在1970年底,70届同仁还没来队,是十八连的血泪史。1970年冬天,红星农场部署在24连和公社交界处开一条界河,工期15天。连队开了动员大会,要求10天完成。当时正值“一打三反”如火如荼展开:小会天天有,大会三六九,号召大家起来检举揭发,揭开十八连阶级斗争盖子。大字报、勒令、通告铺天盖地,可怜我们这些初离校门、涉世未深的学生都没了方向,人人自危。开河期间,每天出早工,加夜班,一开始出早工还撑着红旗,唱着歌。中饭、晚饭都在工地上吃。运动中,连队同时举办三个学习班“火线学习班”“收听敌台学习班”“流氓阿飞学习班”。好多同仁晚上加班回来,还要参加学习班学习,谈认识、写检查、写思想汇报。那些日子,做得多、吃得多、会开得多、香烟呼得也多,生产牌香烟风靡一时······连日出早工,加夜班,不少人体力透支。有一天,(天上下着濛濛细雨,河边非常滑,大家正在闷头干活的时侯),曹杨三中的高中生杨梅芳挑着担子从河底一步一步爬上来,脚底一滑,只听“吧嗒”一声,(就像扁担断裂的声音一样传来,大家都朝发出声音方向张望,原来是杨梅芳仰面倒在地上!只听)杨梅芳哭叫起来:“哎呀!我的骨头断脱啦。”(一时间大家悲伤之情油然而生),工地上(顿时)一片寂静······(倪育才医生把长扁担一折二,用折断的扁担帮她股骨固定后,由王和刘等几位男生把她抬到公路上,拦车送到南门港。当时杨梅芳同志娇小的身体经受着这一伤痛时,还在喊着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据说,在送杨梅芳去南门港医院车子上,还有女同胞在鼓励杨“下定决心,不怕牺牲···”。那一年,开河工程八天八夜就完成了。八天八夜的那些日子我们必须深刻反思,我们不否认时代的大背景。但是,十八连的“一打三反”运动如此无中生有、罗织罪名、无限上纲、伤害无辜是当时农场少有的。这里面有始作俑者,有许多人带着私心杂念跑着跟风的,而更多的人是从众行为,缺乏思考。今天,此事仍然值得我们深思啊······
        此篇由孙龙兴主笔,加入沈伟明、张守仁等回忆,高凤祥整理

《记忆远去的农场岁月之二十三——文艺小分队》
    大概在1970年10月左右,不知是秉承连队党支部还是“一打三反”小分队的旨意,王伟杰着手组建文艺小分队。文艺小分队的全称是“红星农场十八连毛泽东思想宣传小分队”,好长啊!当时,这是十八连职工业余生活中的一件大事。那时侯业余生活枯燥,电视机还没有,只要农场放电影,不管什么片子,不管路多远,大家都会赶过去。听说连队要成立文艺小分队,大家都很高兴,也很关心。文艺小分队的成员有:王伟杰(总策划、笛子)陆若明(手风琴)毕德光(板胡、二胡)杨国勤(二胡),还有张永明、胡德珍、周纯燕、张祖懿(前几年不幸病故,我们在此深表哀悼)。王伟杰自小就读于普陀区中心小学,当年普陀区中心小学硬件、软件都是照搬苏联的。中学进的曹杨三中,因为那里有一个令他五体投地的老师—钱明宝。钱君博学多才、风流倜傥、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王伟杰自幼受着良好训练,又有名师点拨,加之他的悟性,一发而不可收。他的玳瑁眼镜镜片后闪烁的尽是聪明和智慧。天热在场地上纳凉,繁星满天,王伟杰悠扬的笛声,把我们带得很远很远:内蒙古的草原、新疆天山之麓、大江南北······真是享受。陆若明的手风琴也是科班出生,深谙乐理。学习优秀、为人敦厚。毕德广的二胡、板胡拉得得心应手、淋漓尽致(毕德广是个多情种子,和青梅竹马的在安徽插队落户的邻居女孩珠胎暗结,听说后来过得很不顺)。文艺小分队成立后,接连在食堂举行了好几场重要演出,我是逢演必看,过把瘾!文艺小分队后来又到场部去演出,还到兄弟连队去演出。十八连文艺小分队人数不多,乐器的分量也不重,但是,演出的节目有品位,挺清新,在红星农场是有一定影响的。特别是王伟杰的一根笛子,吹红了红星农场······难忘!难忘!
    红星农场十八连  孙龙兴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