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红星农场知青博客

有一段历史,虽已远去,却能隽永······

 
 
 

日志

 
 
关于我

当年风华正茂的红星人,几十年后再相聚时已是两鬓斑白,当我们共同见证、感怀用青春谱写的农场围垦和知青岁月的历史时,无不热泪盈眶,感慨万千!尽管在历史的长河里,这只是跳跃而过的一朵浪花,但永远闪烁的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理想光辉。这一段难以忘怀的艰苦岁月,是千呼万唤回不来,却将千秋万代往下传的金子般的年华。为此,我们每个人将刻骨铭心,永世难忘。 红星农场尽管已经合并,不再单独建制,但红星的土地还在,我们的这份感情还在,我们的心将永系红星,红星人艰苦奋斗、百折不挠的精神与江河共存,与日月同辉。

二连,抹不去的记忆……(下)  

2012-03-13 20:06:55|  分类: 红星二连的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单纯天真的学生,成为一个不怕苦、不怕累的农垦战士,我们离不开老职工在劳动中点点滴滴热情指教,生活中循循善诱真心引导。

我们赤脚走入泥水中拔秧、插秧;男同学学会了使唤牛和犁地;割稻渐渐不会割到自己手指了;挑担、脱粒、做秧田、、喷农药、摘棉花、施肥料、搓草绳和最艰苦的开河,“双抢”“三秋”,我们都会了,都经历过了。红肿的肩膀、似乎折断的腰背,夏天强烈的阳光、冬天凛冽的寒风,艰苦的环境和对身体的磨练,我们咬牙都挺过来了!我们的身体渐渐壮实了些,皮肤渐渐黝黑。最好笑的是:每到农忙或开河,累归累,但每天上下午因农忙才增加的两顿点心:馒头或花卷,只把我们盼得可谓“望眼欲穿”。每次农忙结束,我们女生的体重居然还会创纪录哦!

当然我也不会忘记有年“双抢”时,当时我们小工厂负责打谷场,我是其中一个小组组长。我们是上晚班。那时为了更快的脱粒,我们都嫌用两齿叉挑稻谷送入慢,而喜欢人直接坐或站在脱粒机口,这样可以用手快速大把将稻谷送入。那天我站在机口,起先还带着手表,后来怕稻谷擦坏手表干脆将它脱下放入军装口袋。可我忘记了,人上下劳动手表会掉出来,等我发现手表老早没了踪影。根据组员判断,手表肯定进了机器“脱粒”了。有人提议,关机器找手表。当时我们的思想是:国家利益第一,个人的事应该服从集体利益。我想关机器不是要影响脱粒进度么?于是我说:“照常工作”。等那天脱粒结束,我试着找回手表,但哪里会有?这时我才真的伤心,这毕竟是爸妈给我的,虽说旧,但那时已经很不错了。哪象现在只要有钱,啥表都可以想要就有呢!过几天,有人筛谷子时找到了分离的表面,但有何用呢?不过那时,我伤心归伤心,但以自己没有因为个人事影响集体事为荣。过了一年(还是当年?),我终于加入了梦寐以求的共产主义青年团。现在有时想起这表,还在揣测,那旧表是名表?值钱?

在排里的那段日子,我最难忘的是老职工的乐观精神,比如出工的路上,农活的间歇,班前班后小组学习,以及冬天雨天不出工政治学习时,都会听到嘹亮的革命歌声。更有幸的是本排有几个嗓子极好的歌手(记得叫张某某等),一般众人有啥要求总能满足,要领唱、独唱、或两重唱都行,总是落落大方。在她(他)们带领下,我们总是唱了一首又一首。最记得是那首《山丹丹开花红艳艳》,音域高亢,我们居然也能合唱,并且一段段歌词全能背出。想想那个年代没有书读,我们的好记性在这时派上用场了。

生活上,我们学会在河里洗衣,学会一个热水瓶怎么均匀分配一天使用。想想当时父亲很聪明,规定带一个热水瓶他就给我带了一个8磅的 ,既不违反规定,我又实在的可以比别人多用半只热水瓶热水。吃饭我们学着老职工样,两三个人搭在一起吃,这样每顿饭就可以买一两红烧肉加一素菜,有荤有素,饭菜票比一人单独吃省很多呢。就是这样精打细算,我们的吃饭也要占去收入50%的比例(男生更不够了)。

我们向老职工学习苦中寻乐。每逢过节,连队食堂要 “放菜”,就是每人按份领取大排、红烧肉、蛋等,我们与好朋友聚在一起,吃着“大餐”,聊着知心话(不能说“天南海北”,因为我们知道的信息很有限。),慰籍着思乡思念亲人的有点孤独茫然的心灵;逢场休日天气好,我们走上45分钟的机耕路到猛将庙镇上,在那唯一的小店里满足一下我们的“购物欲”——买几只油饺吃吃或称上点面条带回。至今清晰记得有一次逢中秋节,我们灵机一动,将面粉调好在火油炉上摊了几只圆的面饼,开心的吃着说:“我们有月饼了!”

还有晚上在打谷场露天放电影,这简直是连队的大喜事,甚至为此早收工,食堂早开饭。电影开场前只见到处是拿着大板凳、小板凳的老老少少的人流在蠕动(若在别的连队放映我们要去,若在我们连队放映别的连队要来,所以有人流。),夏天我们不怕蚊叮,冬天我们不怕寒风,不管重复看过几次都要看,为的是使我们精神生活难得得到一次满足。看完电影那几天,我们可以兴奋好些天,回味无穷!

随着农场建设发展,我连办起了小工厂。这可不是一般的工厂,这是当时闻之觉得神秘、无法猜测的工艺美术行业——玉石、象牙雕刻厂。我一直觉得稀奇的是,我们领导怎么会办这样一个厂呢?这个行当专业知识很强的,绘画基础,人体结构,我们当时一点点不懂。但是居然我们连队办成了,而且后来还小有名气。

我们这批人有幸进厂后,到上海玉雕厂学了半年,本人学象牙雕刻。拜师傅学呵,从磨刀学起,再说到人体结构、线条、衣裙纹路、脸相等等。我想当时师傅带到我们这种徒弟也是辛苦异常,因为我们没进过工艺美校,又没有一点基础。但是我们后来回崇明后,居然逐渐能够独立雕刻,后来有次参加农场工业展览,象牙雕刻的一件作品还得奖了!(作品名称忘记了)回想当时,我们玉雕厂晚上经常灯火通明,大家利用业余时间勤练基本功呢。有一趣事:记得当时师傅说过,雕刻手或者开脸相时,可以拿镜子照自己,以便看出骨、肌肉的关系,五官的分布。以至于后来我们的产品,变成了谁雕刻的人物,手和脸就像谁的了。)

回想在农场的岁月,虽然这不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但对我们个人来说,这就是现实,这就是命运,这就是人生的一部分。农场生活的场景,记忆尚存的琐事,将永远是我们慢慢变老时的回忆……

                                            红星二连  F.Z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