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红星农场知青博客

有一段历史,虽已远去,却能隽永······

 
 
 

日志

 
 
关于我

当年风华正茂的红星人,几十年后再相聚时已是两鬓斑白,当我们共同见证、感怀用青春谱写的农场围垦和知青岁月的历史时,无不热泪盈眶,感慨万千!尽管在历史的长河里,这只是跳跃而过的一朵浪花,但永远闪烁的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理想光辉。这一段难以忘怀的艰苦岁月,是千呼万唤回不来,却将千秋万代往下传的金子般的年华。为此,我们每个人将刻骨铭心,永世难忘。 红星农场尽管已经合并,不再单独建制,但红星的土地还在,我们的这份感情还在,我们的心将永系红星,红星人艰苦奋斗、百折不挠的精神与江河共存,与日月同辉。

高凤祥的小故事《下乡篇、上调篇》  

2012-04-16 14:17:21|  分类: 红星十八连的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工、学农、下乡、上调、顶替、商调》之三——下乡 

        初中阶段在学校多呆了一年,71年我们总算毕业了,新政策也下来了,恢复四个面向分配制度,总比一片红好。

        老师根据家庭情况,逐个排摸,分级别,硬档工矿、软档工矿什么的等等,我是老大,当时崇明是最佳选择,算务农,而且有上调(崇明农场上调已经开始),留下工矿名额给妹妹,于是报名到崇明。10月28日迁的户口,但现在填表都是11月9日,估计也吃了一点亏。

        11月9日清晨,天下着濛濛细雨,我和同楼的袁红妹(分在21连种子队)一同到学校操场集合,没有让母亲送我。

        操场上已经停着两辆公交车(公交三场的车),操场上人声鼎沸,哨子声、欢笑声、大声的、小声的、窃窃私语声此起彼伏,终于登上了车,欢笑声渐渐远去,只剩父母们大声的关照声和我们的应诺声,车门关闭启动,驾驶员车技特好,一路疾驶狂跑,车厢里低声的抽泣声突然变成了哭声再慢慢变成抽泣声随后变成笑声,一路无话。

        车子直接开到吴淞码头,下车、候船、登船、起航依然笑声不断。看着长江水在轮船两边流过,我思绪万千,自我安慰道:崇明农场有上调,只要妹妹一分配,上调不影响她就可以了,最多三四年,农场务农不就是和学农一样,快来西的。

        不经意间,船上又人声鼎沸起来,原来看见崇明岛了,不一会到了南门港,(好像有人接船,不知道是哪位,刘学卓?屠丽华?忘了)提着被子铺盖下船、集合、整队、登车、下车,车子停在西南片机耕队前面的北沿公路上,有几个老哈站在北沿公路上看着,不是欢迎,只是看热闹的,和袁红妹道别后,跟着大家往18连走去。

        桥上靠西南面有一块护栏坏了,撑着一块黑板“欢迎新职工到红星十八连”印象很深,一是桥护栏坏,二是第一次看见尊称“新职工”,泥土斜坡向下,经过连队部,经过老虎灶,走过食堂厨房,来到食堂大厅后半部分,满当当厚实实的稻草已经铺好,一部分卢湾区的同仁已经占据了最好的位置,大家分头寻找最佳位置,有些口角,没有打架,我的从此农场生活开始了。

《学工、学农、下乡、上调、顶替、商调》之四——上调
        上调,顾名思义就是往上调动。往下调动是下调,平级调动是平调,往上调动就是上调。

        上调是每个在农场的过江哈人心向往的美事,为求得早些上调或以手中权力左右上调的人蠢蠢欲动,欲用不正当手段获取或给予上调名额。

        而我一直以努力工作来求得早日上调,却每每轮不到。72、73、74年一批批67届愉快地上调了,我分享着他们的快乐,帮他们搬运行李特别起劲,心里想着他们都上调了就该轮到我们70届了。75年初最后一批67届拷浜夹带着不少70届一起上调。

        我们吃在一起,玩在一起很要好的6人余治安、徐淞、王建平、周恒顺(雅号臭脚)、我和另一位忘记姓名的70届,上调了两人:徐淞和周恒顺,平心而论讲6个好友中,他俩能上调心里非常高兴,只是这次上调没轮到我和其他几位兄弟心里有点窝塞,最好6人一起上调多好。

        他俩临行前,没上调的4人相约为他们顺利上调践行,徐淞诚恳地告诫我们留下的4人一定要相互帮助,相互照应。喝的正高兴,王兄提出还是分了,自己管自己吧,气的我一口喝完一瓶酒,一脚把桌子蹬翻“分吧!分吧!让你们去分吧!”拿起一把平板锹,把桌子、凳子、碗等物件砸了个稀巴烂。从此我开始沉默寡言,内心情绪非常低落。现在想想真不应该,王兄对不起。

        我农忙时依然顾全着大局,早起晚睡,带领着73、74、75届过江哈们奋斗在大田里,修理着地球。农闲时常常傻傻地站在寝室的东山墙发呆,眼神游离、思绪万千、记忆力大退,整一个神经病模样。

        76年初又上调了一批70届,包括遗留的67届小老虎,可没有我的份;上调名单悄悄地宣布后(其实不用宣布,也没宣布,大家都清楚),老朱对我说:留你一年,明年让你上调。

        我盼啊盼,76年三头头离去,地震,四人下台,上调停止,没盼到。

        77年底78年初上调还是没有我,还没盼到。

        78年底79年初上调停止,指望着上调的我情绪坏到了极点,人也傻到了极点,唉~~~~~~


原上海红星农场十八连 高凤祥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