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红星农场知青博客

有一段历史,虽已远去,却能隽永······

 
 
 

日志

 
 
关于我

当年风华正茂的红星人,几十年后再相聚时已是两鬓斑白,当我们共同见证、感怀用青春谱写的农场围垦和知青岁月的历史时,无不热泪盈眶,感慨万千!尽管在历史的长河里,这只是跳跃而过的一朵浪花,但永远闪烁的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理想光辉。这一段难以忘怀的艰苦岁月,是千呼万唤回不来,却将千秋万代往下传的金子般的年华。为此,我们每个人将刻骨铭心,永世难忘。 红星农场尽管已经合并,不再单独建制,但红星的土地还在,我们的这份感情还在,我们的心将永系红星,红星人艰苦奋斗、百折不挠的精神与江河共存,与日月同辉。

开河随笔  

2012-06-15 17:25:38|  分类: 红星科研站的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斑竹注:随文附上二张作者新近回红星农场场部拍摄的老场部近况照片,人去楼空,物是人非,岁月是把杀猪刀呵。欣慰的是当年种下的小树苗现已长成了参天大树。

开河随笔 - 上海红星农场 - 上海红星农场的博客

 

开河随笔 - 上海红星农场 - 上海红星农场的博客

 

      我是红星农场科研站末代知青,同批到科研站的知青清一色来自普陀区各所中学,老知青都习惯称我们“普兄”。对我来说因为从小居住在城乡结合部,与农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童年玩耍大半是在乡村田野度过的:下河游泳、拷浜摸鱼、采吃桑果、看露天电影,偷吃农家瓜果……有这些经历,农村生活从小耳闻目染,能很快适应,也未必感觉很苦,让我真真体会到干活累、干活苦算是开河了。

人们都说黄连苦,它只是口感上的。而开河之苦却是在挑战人的体能极限,似乎在玩命,它对每个亲身经历者来说是一段人生磨难。

我们这批知青到农场正逢华国锋时代,以“大寨人”精神,大兴农田水利正是那个年代农业革命的主旋律。在这样号角感召下,我们这一代在“广阔天地、大有作为”青年人,赶上了一年开挖三条大河,成为改变祖国山河的践行者。

说起开河,自然让人联想起冰天雪地、寒风刺骨的冬天。按北方人的习惯冬天来临前只需把地窖过冬的货物备齐,舒舒服服地过冬,什么活都可以放下,一切等来年开春再说。而此时辛苦劳作了一年的农场知青,刚刚放下收割的镰刀,又扛起铁锹,挑起担子开赴开河工地。每年春节前后一个多月便是开河期,想回家过年你得先过好开河关,一天天熬过难熬的日子,等过好年,再来个忆苦思甜挖上一条。

每年的开河任务是农场水利部门根据连队编制、人头敲定。一根钉在工地上的木桩界定出哪个连队必须从哪开挖到哪,你可别小看这小小的木桩,它可决定整个连队所有人将在这条河开挖中所要付出多少劳力。科研站每次开河前总要召开战前誓师大会,分任务,发动员令,我也没有少代表新职工上台表决心。

到农场开挖第一条河时我没资格当锹手,干的是扛泥挑泥,这活越干越累。刚开工时精力充沛,挑泥的路好走,线路不长,但随着河越挖越深 ,河面越开越宽,挑泥的距离渐渐拉长,坡度随之陡了起来,路也变得泥泞。当河开到河底时,挑泥者必须挑着泥担爬两个坡才能完成一担任务。挑泥者常常因力不从心而脚骨发抖,或是一脚踩空、或是脚底打滑而摔倒。摔倒了爬起来,擦干眼泪得继续扛、继续挑。。

    等到开第二条河时我便成为一名锹手。老排长陆伟来精心为我手工打制了一把新锹。这把锹是由普通的平板锹,按照崇明蟹锹的式样,经过锤敲,沙轮磨打形成,锹板有点躬,锹口月牙状,还带有两个锋利的刀口。我正是扛着这把锹上岗当锹手,它陪伴我在农场开完最后一条河。

崇明岛地势低洼水位高,泥土含沙量高,在这样的自然条件下每开一条河都非常不容易。我清楚记得自己刚当锹手时经验不足,站在河泥上开锹时脚多动了点,不知不觉大半个小腿陷入河泥中而不能自拔,我只能急忙放下手中的锹,双手拼命拔穿在脚上的农田靴,想以此将自己的脚从河泥中拔出,脚没有拔出,靴子断成二截,最后还是在众人帮助下双脚才重回泥土之上。老排长动手教我在河泥低部开挖一条排水沟,让河泥中的水顺沟排出,叫我人站在可移动的木板条上,这些招数还真灵,排水沟把泥水搁干了,人站在木条上减少渗水,一锹一锹就像刀切黄松糕一样容易多了。

第二年开河时老排长累倒了,指挥全排开河的担子便落到我身上。我既要当好锹手,同时要抓好开河进度,协调处理工地上发生的各式各样的问题。有一次,一对扛泥工中的老知青上厕所半天未回,与其搭档的新知青只能拿着扛棒箩筐干等。开河工地是一档一档人都是平均分好的,少了一档人,在干的人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了,没意见才怪。意见很快反映到我这里,我随势向锹手发出指令“来了多加一块”结果接受指令的锹手还真的给他们多加一块泥。一块河泥足有火油箱那么大,几十斤重,俩正常扛几块河泥已经够呛,一下增加几十斤,新职工当场失声痛哭,老职工咬牙不敢吱声。这件事现在回忆起来我仍感内疚,在事隔几十年后的知青聚会上,歉意之语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只能一切尽在不言中了,从她们敬酒的神情中似乎看出她们更理解开河工地上是不存在同情怜悯。

回忆当年开河时的情景真有点不可思议。每天天还没有完全放亮,人们还在熟睡中,出工的铃声骤然响起,紧接着楼上楼下一阵忙乱。从床上爬起后的第一件难事是穿农田靴,靴内湿漉漉、冰凉冰凉、还臭兮兮的,一脚伸进去就像踩进冰窟窿,穿上它还真要点勇气。大家简单填饱肚皮后,扛起锹,挑起箩向开河工地进发。开河工地离我们住地少则十几里,多则几十里,知青们顶着刺骨的寒风,踏着冰冻的泥土,一路行军朝开河工地进发,临近工地时行军场面蔚为壮观。

一到开河工地大家各就各位,挑担的挑担,开锹的开锹。此刻,工地上的泥土经过一夜冰冻完全变成冻土,挑担的容易滑倒,开锹过猛锹口常常会卷起,一切都得由你自己慢慢适应,适应这里的一切。

在开河的日子里,每天除早饭和晚饭在住地吃,在工地上还要吃上二顿点心,一顿午饭。开河是重体力活,二三小时开下来,清晨吃的稀饭,经过行军和重活早已消化殆尽。这时,只要听到拖拉机发出的声音由远而近就会产生喜悦之情,因为只有送饭、送点心的拖拉机来了才能消除大家饥饿,才能趁此机会休息休息接接力。吃午饭时,热乎乎的饭菜,还没等你吃上一半已变成寒食了,但没有人会有剩饭剩菜。吃饭休息的时间很短很短,等待的总是漫长而又艰苦的劳动,伴随大家一步一步挑担、一锹一锹起锹最熟悉的歌曲是洪湖赤卫队电影插曲洪湖水浪打浪,知青们一边挑河一边跟着唱,唱着唱着改唱成“没有力,泪汪汪”可能是篡改的歌词更能唱出知青们共同心声吧!

在我开过的一条条河流中,开挖时间最长、记忆最深刻的是“望沧江”。这条大江完是平地起锹挖出来的,江面宽度有五十多米,它纵贯南北,将崇明岛一分为二,在岛的中部凿通一条连接长江和东海的水道。用现在话讲它是崇明一项重点水利工程,在岛上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了。

开挖“望沧江”时,岛上八个农场十几万大军倾巢出动,当地政府调集二十多万人马共同参战,其场面浩浩荡荡,大有千军万马战犹酣的感觉。经过近一个月的艰苦奋战,“望沧江”终于开挖出来。当开河进入最后拉斜坡时,工地上的知青无不欢呼雀跃。此刻,并没有抽烟嗜好的我再也按捺不住内心激动,向老知青讨了一支烟点上,猛猛地吸了几口,如释重负地抹去脸上残留的汗水,大声喊出“我们胜利啦!”。

“望沧江“是一条可歌可泣的人工江河,它是参战者们用心血汗水在崇明地图的版块上添加了一条江河线,这条线也将永远铭刻在所有知青的心坎上。

开河的经历已过去几十年了,一切成为历史。我们无从考量自己所开过的每一条河的价值,但它对我、对每个亲身经历者来说是一笔人生财富,它实打实地锻炼了一代人,锻炼了一代勇于面对人生的人。

 

                    撰稿人: 蒋永瑜   2012-6-15

                   (原红星农场科研站75届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230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