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红星农场知青博客

有一段历史,虽已远去,却能隽永······

 
 
 

日志

 
 
关于我

当年风华正茂的红星人,几十年后再相聚时已是两鬓斑白,当我们共同见证、感怀用青春谱写的农场围垦和知青岁月的历史时,无不热泪盈眶,感慨万千!尽管在历史的长河里,这只是跳跃而过的一朵浪花,但永远闪烁的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理想光辉。这一段难以忘怀的艰苦岁月,是千呼万唤回不来,却将千秋万代往下传的金子般的年华。为此,我们每个人将刻骨铭心,永世难忘。 红星农场尽管已经合并,不再单独建制,但红星的土地还在,我们的这份感情还在,我们的心将永系红星,红星人艰苦奋斗、百折不挠的精神与江河共存,与日月同辉。

网易考拉推荐

我在农场当民警之三  

2014-06-15 21:19:56|  分类: 红星十三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农场当民警之三

我的“宝马”

农场派出所成立后没几天,县公安局给我们送来了几辆自行车,这是我们的重要的警用装备。因为那时候的派出所不像现在有汽车、摩托车等交通工具,那时候只有自行车。自行车是公车,但由每个外勤民警各自保管使用。配给我的是一辆永久牌28寸的平车,它就是我的“宝马”。

这辆自行车和我一起在农场派出所度过了十一个春秋,无论白天黑夜、刮风下雨,它陪伴我执行过跑片、巡逻、出警处警、侦查破案、调查取证、抓捕人犯等各种警务任务。我们红星农场在崇明八个国营农场中不算大,但从场部到边远的十三连、十七连、养殖场等单位,骑自行车一个单程至少也要二、三十分钟,所以,我们外出一般都骑自行车以方便工作。

一九七九年以前,我们农场除了东西横穿而过的北沿公路和由工程连桥到老场部桥的南北向公路外,其他都是泥土筑的机耕路。白天骑车行走没问题,晚上骑车就不很方便,因为机耕路上有不少拖拉机或牛车留下的车辙,稍不注意,车轮别到车辙内,人就容易摔倒,尤其本人视力不好,初行夜路时,骑车摔跤不止一二次。更糟糕的是雷阵雨天,外出时不下雨,半道上突然下起雨来,自行车刚骑几步,粘湿的泥土就塞满车轮与叶子板之间的空隙,车轮滚不动,只能下车把自行车扛在肩上走回来,人累不算,且一身泥水,狼狈不堪。

我们不但在本农场工作时要以自行车作为交通工具,到邻近的新海、长征农场和合作、新村、庙镇、海桥等公社去调查取证、联系工作也都骑自行车去。即使到江北面的海门、启东县的乡村去出差,我也骑自行车去。因为当时海门、启东的交通条件也很差,除了省县级公路旁的一些地方有公交汽车可乘,而且班次少。其它地方都要靠“二等车”(即自行车载人)。所以,我到那里去出差,宁肯自己骑自行车,这样不仅省钱、自由,人也比坐在别人的后车架上舒服些。我最远一次是和借调在派出所的一个同志骑车到海门四甲公社的一个大队去调查取证。我们一早骑自行车从场部派出所出发,经新海、跃进农场到牛棚港码头乘船过江,再从对岸的青龙港码头骑车,经三厂镇、常乐镇到四甲公社已是下午一二点钟了,这个单程约五、六十公里。我们办完事情,住在公社招待所休息了一夜,次日原路返回。虽说骑自行车来回共一百多公里路程,但是,一方面那时候我还年轻力壮,另一方面中途候船、乘船也得到休息,故也不觉得太累。

说到海门、启东,我又想起一件趣事。大家都知道崇明县属于上海市,但不一定知道崇明岛不全属于上海市。因为到七十年代初,崇明岛北部沿江的滩涂已经长过了上海市与江苏省在长江北航道中分界线。七十年代中期,海门、启东两县在属江苏省的那部分滩涂上进行围垦后,分别建立了海门永隆沙农场和启东五七农场,所以崇明岛上还有一块属于江苏省的“飞地”。有一天上午我和所里的小范同志出去办案,我们骑自行车经红星10连、新村公社新港大队、海门永隆沙农场一路追踪走访调查,到启东五七农场已是中午十二点多钟,办完事。我们想到该场部饮食店吃午饭,那里只有馄炖和面条供应,但要用江苏粮票或全国粮票。由于我们早上出门时未想到今天也算是跨省市办案这茬,未作充分准备,除我身上带了以前出差时剩余的一两全国粮票,其它都是上海粮票,所以吃不成午饭,只能饿着肚子,“打道回府”。我们返程经过永隆沙农场的一家小店,看到挂在门口的小黑板上写着商品信息,有散装杏圆饼干和当地产的二毛八分钱一斤的黄酒供应。于是我们进去,用仅有的一两全国粮票买了些杏圆饼干,再买了一斤黄酒,借店家两只碗,各人一碗,站在柜台外面就着饼干喝点酒先垫垫饥。这时有二个玩耍的小孩跑过来看着我们,我就抓了几块小饼干给他们吃。我突然想到鲁迅的小说《孔乙己》,我们当时的样子和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喝酒的模样相似,不禁玩笑说“多乎哉,不多也”。

我的这辆自行车刚拿到时是新车,很漂亮。七、八年后,虽我注意经常保养,确保车子维持良好的使用状态,但长期使用,且日晒雨淋,无法阻止电镀的车龙头和钢圈锈蚀了,人造革的坐垫开裂了,车身架、叶子板上的油漆斑驳了,车子不好看了。为了稍加修饰,我用黑布做了个坐垫套套在坐垫上,用黑漆把车身架、叶子板涂了一遍。遇有熟识的同志对我打趣:“阿汪,你这是什么自行车,怎么乌彻墨黑的?”我笑道:“这是我的乌骓马。” 

2014.6.15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