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红星农场知青博客

有一段历史,虽已远去,却能隽永······

 
 
 

日志

 
 
关于我

当年风华正茂的红星人,几十年后再相聚时已是两鬓斑白,当我们共同见证、感怀用青春谱写的农场围垦和知青岁月的历史时,无不热泪盈眶,感慨万千!尽管在历史的长河里,这只是跳跃而过的一朵浪花,但永远闪烁的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理想光辉。这一段难以忘怀的艰苦岁月,是千呼万唤回不来,却将千秋万代往下传的金子般的年华。为此,我们每个人将刻骨铭心,永世难忘。 红星农场尽管已经合并,不再单独建制,但红星的土地还在,我们的这份感情还在,我们的心将永系红星,红星人艰苦奋斗、百折不挠的精神与江河共存,与日月同辉。

网易考拉推荐

我成了猪妈妈的接生婆  

2014-09-21 12:04:06|  分类: 多彩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个性率真、心直口快常常不知不觉就得罪人。在农场畜牧班那会儿,惹得兼任兽医的张汉生与我不开心。那时正值怀孕的11只母猪要临产。我心急如焚、走投无路。其实低头向张汉生赔个不是,说两句好听的。事情就过去了。张汉生是条汉子,我也是一根筋没有转过来,却犯傻,没有低个头,而是找呀、借呀各种养猪的书看。忽视了“一本活的书”张汉生,他能不气吗?

一天晚饭后,只见一只肚大腰圆的猪突然爬到墙上用嘴衔、拉、扯屋顶上的稻草。我的第一反应:这只母猪要生小猪了。它为自己的后代做家呢。我忙把准备好的软草铺在墙角,母猪有点嫌我铺得不好,用脚爪把草拉扯成大大的一圈,然后乖乖地睡在草上。约莫九点钟猪屙下的粪便特粗特大。这是为了让产门开得大,把产门旁的大肠里的粪便排干净,让产门开到最大限度的大。猪仔们能更顺利降生。(上帝为一只猪的降生都想得如此完美无缺)猪的粪便越来越少了,最后粪便没有了。10点不到,“噢、噢!”随着母猪一声哼哼,第一只小猪落地,此时我紧张的情绪完全被忙碌所代替,头上、脸上的滴下的汗珠也顾不上擦。我擦去小猪身上的粘液,挖去小猪嘴里的粘液,它跌跌撞撞地走了,随着第二只、第三只小猪降生了,………一共九只小猪来到这世界上。

这时已经是午夜12点钟了,接下来让我犯难了,母猪哼了几声,这大概是召唤它的孩子们妈妈要喂奶了,听到妈妈的召唤,九只小猪一起拱向猪妈妈,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两只硕大的小猪大步流星奔到前面含着猪妈妈最前面的两只奶头,把瘦小的猪拱在地下。那两只瘦小的猪只能退到后面的奶头吃奶。(前面的奶头奶水足,吃了小猪发的快,后面的奶水少,羸弱的小猪甚至吃不到奶水,直至死亡。)书上的话在我眼前浮现。我立即把大的小猪从前面拉下,把弱小的小猪放在前面奶头吃奶,大小猪在后面吃了几口又冲到前面,把前面吃奶的小猪拱翻含着奶头吸吮起来,我又把它们拉开并把它们按在后面的奶头上。一个晚上几次喂奶都是这样采取强制的手段,两三天后小猪们会根据自己吃的妈妈那奶头的气味,不再乱吃了,各就各位。这样抑强扶弱的事才算告一段落。

除了吃奶的事,还有其他要紧的事。猪妈妈和孩子们睡觉都挤在一起,母猪翻身压死小猪也是常有的事,要看着,我整夜没有睡觉,看着这些我把他们接到人世间的猪宝宝们我也很兴奋,一夜无眠!

其余的十只母猪也产崽了,几乎是一天一只母猪生产,一连几天我没有脱衣上床睡个安稳觉,眼前都是活蹦乱跳的猪崽,脑子里想着哪一只母猪要临产了。第三天深夜我在为第三只母猪接生后看着这母子们酣睡时,我多想打个瞌睡,在恍恍惚惚中,我听到“嘘,嘘!嘘,嘘!”是东面猪圈里传出的声音,夜深人静这声音格外清晰。我一下脑子清醒过来,赶紧过去,原来是张汉生在调教刚出世的小猪在规定时间和地点大小便,这个习惯养成对猪的生长好处太大。(没有一个好习惯小猪在那里大小便,就睡那里,小猪要生各种病,……)。看着张汉生我的眼睛湿润,我没有向说什么好话,他却在暗中帮我、帮连队在做事了。我朝他点点头;他笑了笑。男人之间的隔阂往往在笑笑、点头之间化为乌有。张汉生的深夜帮我,我深深地感到人的善良、无私、爱心都是一直潜行在人的血液里,埋藏在人心里。此时此刻万籁俱静,一切都在睡梦之中,没有人知道他在做好事。是爱、是无私、是善良让他这样做…….。

我记得一个哲人说过,人灵魂深处的美好东西,往往是在不知不觉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表,4点了。在天空闪烁了一整夜的星星要回家睡觉了;东方林带的树梢上一抹鱼肚白,黎明来临了。眼前绿油油的一大片庄稼地上蒙上一层薄薄的轻纱,这雾气下的大地犹如水墨画。我的心情颇佳:三只母猪顺利产崽,小猪个个存活。张汉生不计前嫌,为了工作我们又走到一起。

我们商定,由于我连着为三只母猪接生有点小经验,这次算“专职”接生婆。汉生安排生下的小猪的后续工作,言语不多的他一肩挑了起来:调教小猪、找合适的饲养员、饲料的配备(各类猪吃的饲料是不一样的)……。

十天,十一只母猪共产九十多只小猪崽,一下子猪棚里“人丁兴旺”,最早出生的快半个月了,要过过磅,知道每个小猪的重量、和每个母猪产的小猪的总重量,于是陈永基、陈红根、陆炳华、小林、小王……进入猪棚逮猪,这个逮住一只小猪,放在磅称上一放手,小猪溜了,那个也是这样。哥们忙得气喘吁吁,没有称了几只猪。“称吧,称吧!”陆炳华抱着一只小猪站在磅称上,“嘿嘿,只棺材,陆炳华,今天称猪,不是称你呀!”大家一阵哄笑。“去掉我的重量,不是猪的重量吗?”陆炳华的聪明、智慧、诙谐,大家又是一阵笑。于是一人记数、一人看称,减去小陆的重量,其余的捉猪给小陆,原来半天做的事,一个多小时完成了。大家心里很舒畅,小陆一身的猪味,跳到河里挠了半天才上来。大家又是一阵哄笑,你三天不要碰女朋友,哈哈!话要说回来,陆炳华不仅仅是人缘好,“猪缘”也非常好。他养的猪聪明、懂事,喜欢他,他一进猪棚,许多小猪会向他示好。“花嘴巴来。”(花嘴巴是他饲养的一小猪的绰号。)只要小陆一叫,嘴上有花斑的小猪就过来,还根据小陆的指令做动作……。

掩卷沉思,我无法抹去那一段岁月,前年我去农场,我们的养猪场已经荡然无存。可我眼前浮现一只只可爱的猪儿:浅红的皮肤、油亮的毛、竖着双耳、摇着尾巴、明亮的眸子乌溜溜地望着我,嘴里散发着热气;这些猪崽子们感谢我把它们带到这五彩缤纷的世界。我从心里也感激猪们,出生的九十几只小猪个个存活,这在整个农场是空前的。再加当年猪们争气,献给大地的肥料多,那年我们盈余了,这在农场也是少有的。更让我无法忘怀的是天天一身臭气我的养猪的场友:张汉生、陆炳华、陈红根、陈永基、小林、小王、小吴……,养猪场不在了,可我们这群人在那里练就的本领和磨练成的意志永存,他们的人品和人格像珍宝永留在我心里。

红星二连 谷明先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