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红星农场知青博客

有一段历史,虽已远去,却能隽永······

 
 
 

日志

 
 
关于我

当年风华正茂的红星人,几十年后再相聚时已是两鬓斑白,当我们共同见证、感怀用青春谱写的农场围垦和知青岁月的历史时,无不热泪盈眶,感慨万千!尽管在历史的长河里,这只是跳跃而过的一朵浪花,但永远闪烁的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理想光辉。这一段难以忘怀的艰苦岁月,是千呼万唤回不来,却将千秋万代往下传的金子般的年华。为此,我们每个人将刻骨铭心,永世难忘。 红星农场尽管已经合并,不再单独建制,但红星的土地还在,我们的这份感情还在,我们的心将永系红星,红星人艰苦奋斗、百折不挠的精神与江河共存,与日月同辉。

网易考拉推荐

我在农场当民警(7)侥幸  

2014-10-24 23:15:34|  分类: 红星十三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八一年七月三日,天气闷热。晚饭后,我因家里没有电扇,就穿着汗衫大裤衩,抱着八个月大的儿子,到离家只有几分钟路程的派出所去蹭凉。当晚,我知道不是我值班,但不知是谁值班。我只看到住宿在所里的内勤刘荣英和三个从基层连队借调到派出所协助工作的青年职工小江、小张、小朱在办公室内。派出所办公室是南北窗,窗子都打开,再把吊扇一开,几个人一起坐在里面乘凉聊天真开心。

可是刚坐下不久,就来了一个报案的人。此人平时与我很熟悉,他见里面人多,就把我喊到走廊上,轻声对我说:“我老婆被人欺负了,现在她在派出所外面。”于是我拿张凳子让他在走廊坐一会儿,把受害者叫到另一间办公室,和刘荣英一起询问案情。

受害者是位少妇,系红星农场场办工厂的职工,据她反映:前天晚上十点多钟,她下中班骑自行车回家,沿北沿公路向西,行至红星二十连西面的林带附近,突然从路边窜出俩个男人,把她从自行车上拽下来,强行拖到林带内,其中一人持一把尖刀威胁她,使她不敢出声,然后二人轮奸了她,随即逃窜。她等作案人走远了,才推着自行车回到家中。当时,她又气又羞,只能偷偷哭泣,未敢张声。那天虽然附近没有灯光,但因为人靠得很近,所以还看清了对方一些特征。这俩个人讲话都是崇明口音,一个个子较矮,年纪约四、五十岁;一个个子较高,年纪约二十多岁,脸上有块明显的黑斑。今天下午四点多钟,她在二十连路口的公路上,又看到这俩个人,她不禁大叫“抓强盗”。这俩个人闻声就逃,此时正好有一辆带拖斗的大拖拉机载着一块大钢板由东向西驶过,他们爬上了拖拉机的拖斗。她和公路上几个行人追赶了一阵没能追上。回到家中,她把事情告诉了老公,她老公就带她来报案了。

听了她的陈述,我知道这是一起恶性的拦路强奸大案,必须马上侦查。我让分工协助我工作的小朱给受害者做笔录。我自己赶快把孩子送回家,换了一身警服,骑上自行车立即投入工作。我先去农机站,了解到今天下午四点多钟,该站确有一辆带拖斗的大拖拉机载着一块钢板出去,并找到驾驶员。据驾驶员反映,他送钢板到红星二十一连停车时,才发现有一高一矮俩个人在拖斗内,这俩人下车后,沿二十一连旁的南北引河东岸的机耕路向南走了。我马上又骑车到二十一连,也沿着那条机耕路追踪过去,直到机耕路尽头,没路了,也没遇到一个人。

这里是红星农场与合作人民公社的交界处,东西向的界河与南北向的引河交叉。我看到在二河交叉靠我站的这面河边上有一间捕鱼人的茅草屋,门前河里有一条小船。我走进茅草屋,正遇到捕鱼人,他是个约六、七十岁的老汉。他见到我就嚷:“我猜到你们要找过来,你们果然找来了。”老汉是合作人民公社十八大队的社员,他告诉我:今天下午五点左右,他们大队的陈XX、陈XX叔侄俩满头大汗地沿机耕路跑到他这儿,央他划船送他们过河。他知道这俩人平时表现不好,估计他们又干了什么坏事,就说;“你们到别处去吧,别连累我这么大年纪的人陪你们吃官司。”他们说:“不要紧,警察不会找到这儿,如果真找到这儿,你讲出来,我们不怪你。”这样老汉才把他们送过了河。

我问清了陈氏叔侄的体貌特征与与受害者述说的一致,以及他们家的详细位置后,马上赶到派出所张所长家,向张所长汇报了案情并要求立即抓捕这二条色狼。张所长同意我的意见,让我先去安排车辆,他穿一下衣服随即就到。等我到场部消防队喊好吉普车,并叫上小张、小江时,张所长正好也到了。我们驱车直扑二个案犯家,很顺利地将他们抓获并缴获了作案时使用的凶器。

我们把俩个作案人带到派出所时,已是七月四日零点以后了。经讯问,他们对七月一日夜在红星二十连林带拦路轮奸妇女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张所长对我说:“今天上午,我要到县公安局去开会,我现在先回家睡一会儿。你们做好笔录后,把这俩人暂时寄放到民兵团劳动学习班里,再去休息。我去开会时顺便把他们带到县局里,移交给刑侦队。”

早晨四点多钟,天已经亮了,我们的笔录也做好了。我和小江、小朱押送人犯去劳动学习班,留小张在所里写报告。劳动学习班在工程连内的预制品工场北面,从派出所走过去有二十多分钟路程。当时派出所里只有一副手铐,我就给年轻并身材较大的陈侄戴上。我认为陈叔已五十一岁,个子又瘦小,而且已认罪了,不会有什么事,就没给他用什么约束性的东西,仅把他夹在我们中间走。为了回来时能快些、省力些,我们三个人还各推了一辆自行车。不料我们刚走过工程连桥,陈叔突然从我们中间窜出去,直奔向公路南面的河边。我马上把自行车一扔,喊了声“看好陈XX(陈侄)”,就朝陈叔追过去。等我追到河边,他已跳下河,正朝对岸游去。我一看乐了,因为他只会“狗爬式”,正在水里“扑通”“扑通”地刨水。我知道我的游泳技术并不好,但比他强多了。我脱了鞋,跳下河,以并不标准的自由泳划了两下就追上他,一把将他拽上河岸。到了劳动学习班,我问陈叔为什么逃?他说想逃出去自杀。

这俩人关进看守所后,经教育,陈侄主动交代了六月二十八日夜,他们在红星农场通往某连的机耕路上,还用同样手法轮奸了另一个女青年。我们通过排查,找到了那个受害者。这是位姑娘,她泣不成声地向我们控诉二个色狼的暴行。由于顾及本人的面子,她未敢及时报案。

最终,陈叔以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陈侄以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此后,除派出所的统计报表上增加了破大案二起的记录,无其他话语。但我很庆幸:侥幸的是陈叔游泳技术很不好,被我抓回来了。否则,他逃走了,死掉了,我的错就犯大了。那时候,组织上如果以我“违反《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中关于押解人犯应当使用约束性戒具的规定,造成严重后果”为由,处分我,我只能认了;如果不处分我,我也将愧疚一辈子。

                    汪德生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