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红星农场的博客

有一段历史,虽已远去,却能隽永······

 
 
 

日志

 
 
关于我

当年风华正茂的红星人,几十年后再相聚时已是两鬓斑白,当我们共同见证、感怀用青春谱写的农场围垦和知青岁月的历史时,无不热泪盈眶,感慨万千!尽管在历史的长河里,这只是跳跃而过的一朵浪花,但永远闪烁的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理想光辉。这一段难以忘怀的艰苦岁月,是千呼万唤回不来,却将千秋万代往下传的金子般的年华。为此,我们每个人将刻骨铭心,永世难忘。 红星农场尽管已经合并,不再单独建制,但红星的土地还在,我们的这份感情还在,我们的心将永系红星,红星人艰苦奋斗、百折不挠的精神与江河共存,与日月同辉。

网易考拉推荐

知青这一代有太多的无奈!  

2016-02-18 09:46:56|  分类: 红星场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了李德良《写给所有知青孩子的一封信》那首诗,我很感动,当时就转发了。 
    知青分1968年前后两种情况:1968年之前到边疆去,到农村去的,称为老知青,如邢燕子,侯隽,董家耕等。1968年开始到边疆去,到农村去的,称为“文革”中的知青。    

    1981年秋,组织安排我去海丰农场参加安置5000户(2万多人口)“上青户”的工作。所谓“上青户”是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调到地处江苏省属上海市农场局领导的海丰农场。这些知青是从上海去新疆的,回来的条件是父母退休了,他们可以顶替,如果知青夫妻俩都有顶替父或母机会的,称为“双顶”,那就可回上海到父或母的单位顶替工作。如果知青夫妻俩只是一人有顶替父或母机会的,称为“单顶”,“单顶”的不能回上海,只能到海丰农场。这些知青到海丰后心里是不高兴的(讲心里话,如果换作我,我也不会高兴的!)。

    他们到海丰农场后,有些人因为心里不高兴,劳动生产积极性不大高。可是,不久后要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这一来,就出问题了。客观上讲,他们在新疆那些年的艰苦劳动中,身体健康状况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再加上子女多家务负担重(新疆不实行计划生育的),农场又要硬性安排他们每家每户必须完成的生产任务,他们心里很担心:万一完不成任务就会直接影响收入。在此情况下,农场发生了多起示威游行,反对搞联产承包责任制。我当时是副书记,书记因病在上海治病。那时,我的工作是艰难的,上面要推行,下面要反 对,大群大群的人围着我,什么话都有,有些人还高呼反对共产党的口号,什么态度都有,不让我坐下,不让我喝水,甚至有人拎了一大桶煤油扬言要烧死我 ······。

    面对如此情况,我依靠广大干部群众做了大量工作(略),没有抓一个人,平息了多次风波,也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事后,农场局党委在全局范围表扬了我。(吴文达那时已在农场局工作,他知道这个情况) 。事后,当时的上海市市长汪道涵要亲自接见我了解“上青户”的情况,派人到农场局把正在开会的我接到康平路。秘书长方洋对我说:道涵市长有紧急事情刚刚走了,他让我代表他向你表示慰问,你辛苦了!并让我向你了解“上青户”的情况。我那天向市领导提出了建议:如果把“上青户”顶替回上海,今后就没 有什么问题了,否则,今后还会有反复。果不其然,在我考上全日制大专去读书后,海丰农场又发生多次风波。我为此特地写信给市委市政府,请组织上能考虑我的建议。这就有了后来将“上青户”分配到市郊各个农场的事情。 

    我的内心是同情老知青“上青户”的,但是,当时不能讲出来,只是在工作中倾向他们,自己做到问心无愧就行了。 

    今天看到那首诗,我为之感动,就转发了 。晚上想到那首诗,我失眠了,写下了这些。

            原上海红星农场场部  王翠英

附后:以上讲到的是,八十年代初期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知青逐步返城(上海)的一个片段,很有史料价值。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