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海红星农场知青博客

有一段历史,虽已远去,却能隽永······

 
 
 

日志

 
 
关于我

当年风华正茂的红星人,几十年后再相聚时已是两鬓斑白,当我们共同见证、感怀用青春谱写的农场围垦和知青岁月的历史时,无不热泪盈眶,感慨万千!尽管在历史的长河里,这只是跳跃而过的一朵浪花,但永远闪烁的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理想光辉。这一段难以忘怀的艰苦岁月,是千呼万唤回不来,却将千秋万代往下传的金子般的年华。为此,我们每个人将刻骨铭心,永世难忘。 红星农场尽管已经合并,不再单独建制,但红星的土地还在,我们的这份感情还在,我们的心将永系红星,红星人艰苦奋斗、百折不挠的精神与江河共存,与日月同辉。

网易考拉推荐

从《孽债》认识知青作家叶辛  

2016-06-15 15:10:51|  分类: 广角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1年6月的一天,叶辛来到上海文艺出版社《小说界》编辑部,向我们几位文学编辑一一点头问好,同时将他字迹遒劲、誊写清楚的长篇小说《孽债》厚厚一叠文稿,交给文艺社的著名编辑、也是我和叶辛共同的恩师谢泉铭先生。阳光灿烂的房间里,叶辛靠在宽大玻璃的南窗边,满心是辛劳完成长篇创作之后的轻松快乐神情,好似是回忆起自己在贵州山区知青岁月的艰难困苦,他以一种潇然坚毅的身姿,加之手臂伸向那遥远的前方,用地道的贵州方言说道:“那贵州的深山老林,一上路就是要不停地走大半天,那个远啊,到啊——边去了。”叶辛说这个“啊”字时,用了长长的、深远的拖腔。我也曾在云南当过十年知青,这云贵高原的山民,往往是用这“啊”字的声调,表示这路程的长短,如是干脆地说“啊边”,那就是走不多时间就会到达目的地,而如果是“啊——”个不停,那就是路途遥远的不敢想。那时,叶辛的文学创作之路也是分外艰辛,心里是焦急的盼望,但又何时能够成功?这心中的梦想实现也是遥远的连想都不敢想啊。在贵州修文县久长镇永兴村砂锅寨知青年代的日子何其艰难,白天是重体力活的挑粪、耙田、铲田埂、钻煤窑,晚上以床板或是椅子当桌,守着煤油灯,在钢笔墨水几乎无法顺畅书写的粗糙皱纸上写作。夏天山蚊成群,实在受不住叮咬,就在门口燃一堆艾草驱赶蚊虫,贵州山区的冬天特别寒冷,他就拖一把稻草围住双脚取暖。每晚,村民们看见那个寨子中心的土地庙里亮起微弱摇晃的灯光,那就是叶辛在苦苦夜读和写作……对于这段苦难岁月,叶辛称其为“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他当时就在日记中写下如此坚毅文字:“必须脚踏实地地写作,迈出我生活的脚步。”,“人是不同的,有的人面对困难选择退缩,有的人选择的却是前进。”叶辛认为,这是他性格中最倔强的部分。现在,从不曾放弃希望和奋斗,走过坎坷困苦之路,终于踏上人生坦途的叶辛,满脸是幸福自在的笑容,这让我们编辑部里的每一位新老编辑都受到感动和感染。

  作家前来送稿,编辑就要尽快看稿。谢泉铭老师让我与他一起担任《孽债》的责任编辑。翻阅审读此部长篇,我觉得这部反映那个特殊年代亲情延续故事的作品情感真挚,文字朴实自有一种沉稳中的跃动,小说富含生活质感,故事性强,注重细节展示和描写,矛盾冲突尖锐,人物性格鲜明,既关注知青们的下一代,又描绘了人性深度,挖掘出深厚的社会和历史内涵,作品对社会上欲求与良知搏击的生动刻画,显示出传统文化中,对美好道德回归的呼唤。虽说小说“尚可更完美、更合理”,但这不影响我们对作品主题价值和预计社会反响的认可赞赏。《孽债》于1991年在《小说界》分两期首发,后于1992年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书,随后同名电视连续剧于1995年播出,立即红遍大江南北,创下收视率高达42.7﹪的记录,电视剧主题歌《哪里有我的家》《曾经》几乎是人人会唱人人喜欢唱,夜晚,多少绿树映掩的小区里,各家各户的窗户飘荡出那忧伤激昂的旋律,在更大的空间形成了动人心扉的“环绕立体声”。万千观众坐在电视机前,他们的心弦已是被“千里寻母,孽债情缘”的故事吸引和拨动。当时已是九十四岁的巴金已长卧病榻,可每次播出《孽债》,巴老就会让人将病穿摇起来,让自己靠在枕头上看电视,家人不解,“你又不是知青,看这个干嘛”,巴金说“我看的不是知青,是已经过去的一代人的生活”。

  对于《孽债》,叶辛解读说:一个男知青讨两个老婆,一个女知青嫁两个丈夫,这在知青生活当中并没有典型性,大多数知青不是这样的。动笔创作《孽债》前,也犹豫了很久不敢下笔,但是这个故事后面折射出来的是一代人的命运,他感到这是生活恩赐给自己的素材和主题,应该把它写出来,因为它带着时代的烙印,其折射出来的是我们这代人的命运和情感经历,读者会从中获得耐人寻味的思考。作品问世后,客观上社会效果很好。自《孽债》后的这二十多年,叶辛的长篇新著一部接一部出版,且是本本引人注目,他同时还有大量散文随笔发表,更有专题论文《中国大地上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论中国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落幕》在专业刊物发表,资料详实,论述缜密,具有冷静客观的理性观察和思考,引起国内外知青研究专家的高度重视,老知青们读来也是津津有味、浮想联翩、佩服有加。
                                              修晓林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